页面

2008年12月20日

生命中的砖头

把握当下,珍惜眼前人…

几杯黄汤下肚后,我朋友一时兴起,说要带我去拜访他爸爸。
「现在?不会太晚了吧?」「没问题,他还没睡的」
随手外带了些卤味小菜,我想这是老人家下酒爱吃的。

「你不是说找你老爸,怎越走越远」
「没错啊,就在弯过那个山坡,我爸住的那儿很漂亮喔」

往车窗外眺望,山脚下的景致的确漂亮,心理想,老人家雅兴倒挺高的嘛。

下了车,朋友一径的往里走,「来来…我帮你介绍」
「喂喂…这里是?!」我惊讶的问。

朋友笑着,「这里很漂亮吧」,我当下明白了。

「他年轻时很爱泡茶,你知道小孩嘛,怎么可能静静的坐在旁边,三五好友时就叫我去买些嗑牙的,我倒是乐的轻松,如果没朋友来那我就惨了,他爱热闹,泡茶也得拉人作伴,小板凳这么一拉吆喝着我坐下,问问学校问问老师、朋友,连有没有女朋友也要问,烦都烦死了」

「哈哈,大家的爸爸都一样任性嘛」我们两相视而笑。

「后来我念了书,很少回家,你知道,男孩子长大了跟父亲总有一种疏远感,电话里总是有一搭没一搭的,结了婚更少回家了,我老爸总是说,少了我很久都没人帮他买嗑牙的,呵」,顺着点起一直叼着的烟,斗光一灭一亮的。

「他还真不够意思!前些年身体突然不好,也不说,刚好那阵子我也刚升主管,业务忙的不得了,就连电话也少打了」,吐了口氤烟,「后来有一天,我回国来述职,想说刚好趁机会可以回家一趟,但得先回公司几天做业务简报。刚回国一堆区域会议要开,结果就在会议中间我家里急电,说是他不行了」。

「我都回到台湾了啊!我都要回家看他了啊!他很不够意思,他真的很不够意思!」说着说着激动起来。「后来匆匆结束了会议,急忙的赶回家,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他不等我,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…好不容易赶回家后,我冲上前紧握
他的手,这时发现,唉呀!已经很久没见老爸手上的茧厚了、脸上的皱纹更深了,我才惊觉,我有多久没好好仔细看看他了」。

「老妈走进房里又走了出来,说是老爸特别交代我回来要给我的,我看到是什么后当场就崩溃了,你知道是什么吗?那个我从小最讨厌的小板凳,他一直留着,他一直为我留着一个位置。」

「我把小板凳拉来,就这么一直坐着,嘴里叨叨絮絮的不停念着:「爸,我回来了」。

朋友几乎是颤抖哽咽着挤出这句话,我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沉默了好一阵子,他才又缓缓的说着,「后来我有空就上来找他,跟他聊天、陪他泡茶,就像小时候一样,」

「这里是小时候爸爸带我们来玩的地方,很美,这是现在我唯一能为他作的。」

看着山脚下的灯火渺渺,我想他老爸应该也在天空的某颗星眨着眼笑他吧。

朋友的事让我想到那位开着新Jaguar的年轻总裁,经过住宅区的巷道的他被一个小朋友丢了一块砖头打到了车门,他很生气的踩了煞车并后退到砖头丢出来的地方。

他跳出车外,抓了那个小孩,把他顶在车门上说:
「你为什么这样做,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什么吗?」

接着又吼道:「你知不知道你要赔多少钱来修理这台新车,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
做?」

小孩子求着说:「先生,对不起,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?」
「我丢砖块是因为没有人停下来」,小朋友一边说一边眼泪从脸颊落到车门上。
他接着说:「因为我哥哥从轮椅上掉下来,我没办法把他抬回去。」
那男孩啜泣着说:
「你可以帮我把他抬回去吗?他受伤了,而且他太重了我抱不动。」

这些话让年轻总裁深受感动,他抱起男孩受伤的哥哥,帮他坐回轮椅上。
并拿出手帕擦拭他哥哥的伤口,以确定他哥哥没有什么大问题。

那个小男孩感激地说:「谢谢你,先生,上帝保佑你。」

然后他看着男孩推着他哥哥回去。

年轻总裁慢慢地、慢慢地走回车上,他决定不修它了。
他要让那个凹洞时时提醒自己….

「不要等周遭的人丢砖块过来了,自己才注意到生命的脚步已走得过快。」
当生命想与你的心灵窃窃私语时,若你没有时间,你有两种选择:倾听你心灵的声音或让砖头来砸你!

我重新思考着老问题:是否曾因为生活太快、太忙碌而忽略了我所爱的人,然后让他们开始怀疑起我是不是真的爱他们呢?

《白色巨塔》里的关欣对苏怡华这样说:
「如果你要幸福,你要坚定的伸出手,去做你想做的事,去爱你身边最爱你的人,不要等,因为幸福从来没有离开过,只是你有没有看见。」

这句话让人很有感触,因为我们都花了太多时间在追寻遥不可及的幸福上,却忽略了一直在自己身边,触手可及,最平凡却重要的幸福。

没有评论: